抗金女铁汉梁红玉简介 梁红玉和韩世忠的故事

抗金女英雄梁红玉简介 梁红玉和韩世忠的故事

猎历史网 – www.373cn.com/2018-08-13/ 分类:历史名人/阅读: 梁红玉
中国历史上,有一位妓女可以凭借自己不让须眉的才能,调动枪杆,应对刀兵。她就是妓女出身的爱国女将军两宋之交的梁红玉。
梁红玉简介
梁红玉,宋朝抗金女英雄,韩世忠之妾。爱国女将军梁红玉与丈夫韩世忠抗金救国的故事一直被后人所称赞
图片 1梁红玉 中国历史上,有一位妓女可以凭借自己“不让须眉”的才能,调动枪杆,应对刀兵。她就是妓女出身的爱国女将军——两宋之交的梁红玉。
梁红玉简介 梁红玉,宋朝抗金女英雄,韩世忠之妾。爱国女将军梁红玉与丈夫韩世忠抗金救国的故事一直被后人所称赞,对于这个而历史上的抗金女英雄,人们往往会忽略其妓女的出身,因为在这个历史人物身上,一个女子凭借自己“不让须眉”的才能,调动枪杆应对刀兵更值得人去记忆歌颂。
梁红玉生于宋徽宗崇宁元年,祖父与父亲都是武将出身,梁红玉自幼随侍父兄练就了一身功夫。韩世忠与梁红玉初次见面,是在平定方腊后的庆功宴上。两人日久生情,终成眷属。
建炎三年,在平定苗傅叛乱中立下殊勋,一夜奔驰数百里召韩世忠入卫平叛。因此被封为安国夫人和护国夫人。后多次随夫出征。在建炎四年长江阻击战中亲执桴鼓,和韩世忠共同指挥作战,将入侵的金军阻击在长江南岸达48天之久。从此名震天下。后独领一军与韩世忠转战各地,多次击败金军。绍兴五年随夫出镇楚州,“披荆棘以立军府,与士卒同力役,亲织薄以为屋。”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于当年八月二十六日死于楚州抗金前线。
梁红玉和韩世忠的故事
南宋“中兴四将”中,以猛将韩世忠的资历最老,官爵最高,因他治军有方,久经沙场,战功卓着,应该说在军中也最有威望,在声望上甚至不输给大名鼎鼎的岳飞。梁红玉,韩世忠的爱妾,生得是花容月貌,国色天香,却偏偏性格刚毅,胸藏韬略,是位巾帼不让须眉,铁骨铮铮的“女汉子”。史料记载,梁红玉出身将门,其父兄都是北宋徽宗执政时期的武官,因征剿方腊义军不利,被逮捕下狱治罪,后以贻误军机罪被诛杀。
刚过及笄之年的梁红玉则被发往军营贬为军妓。后宋军平息方腊起义,在庆功宴上韩、梁相遇,互有好感,可惜未有机会表白
。靖康事变后,韩世忠随宋高宗南撤,机缘凑巧,在镇江遇见了早已艳名远播的艺伎梁红玉,是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也算老天有意作成一段美满姻缘
。感于韩世忠恩义,梁红玉脱籍后自愿以身相许,嫁与韩世忠作妾。英雄配美人,谱出一段千古佳话。从此,夫唱妇随,双双活跃于抗击金军的第一线,成为一对令金兵闻风丧胆的铁血抗金最佳“夫妻拍档”。
梁红玉虽然是一位烟花女子,但绝不是“红袖添香”陪夫君夜读书的娇滴滴的弱女子,她家是世代将门,自幼习武练拳
,颇有点“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味道。她经常亲临战场,迎着锋镝箭矢,亲自擂着战鼓激励将士们英勇杀敌。韩世忠夫妇的英雄气概不光深得宋军将士们的拥戴,就连敌方的金军将卒们也特别敬畏、叹服。
这韩世忠绝非寻常之辈,因家境贫寒,早年就投身军伍,在西北边境和西夏军队作战。在战场上他一刀一枪的拼命苦干,
累积军功从一个小兵被提拔为独当一面的将军,至北宋末年早已是一员久负盛名的勇将了。两宋交替之时,宋高宗赵构还在东躲西藏、四处漂泊的流亡日子里,韩世忠一直忠心耿耿的随侍左右,为他护驾,期间以铁的手腕果断的平息了护卫亲军的叛乱。因此,韩世忠深得赵构的信任与依赖,正是这种在危难之时获得的信任,使韩世忠在未来的岁月里,得以顺利的、毫无掣肘的带出一支威震敌胆的、以他名字命名的军队——韩家军。在奉行偃武修文之策的大宋朝,这是极为难得的一种境遇。或许是在这段颠沛流离的日子里与赵构结下深厚的君臣之谊,好比“鲜血凝成的友谊”一般经得起考验,让韩世忠虽也屡遭疑忌,但总算逃过一次次浩劫,没有像岳飞那样惨遭构陷杀害,也算是老天护佑,得以善终吧。
史料记载,韩世忠坚决反对宋金议和,甚至比岳飞的表达方式更为直接、激烈,是一位坚定的主战派。为阻止议和,韩世忠孤注一掷、铤而走险,派出一位武功高超的刺客刺杀金国和谈使节,因风声走露,金国使臣的驻地加强了戒备,杀手一直没有机会下手。虽没暗杀成功,但也惊得赵构、秦桧等主和派一身冷汗。在是战是和的问题上,韩世忠从不含糊,抓住一切机会陈述自己决一死战的愿望与决心,求和心切的赵构心中不悦,屡屡斥责他不识大体,不懂得审时度势。
赵构私下里认为,韩世忠是一个赳赳武夫,没有文化,所以见识不高,不懂得以退为进,圆融变通,只知一味蛮干,都是没有读过书惹的祸。韩世忠出身陕西绥德农家,小小年纪便吃粮当兵,确实没读过书,不像岳飞、张浚、刘光世等人书生带兵,有儒将雅称。但韩世忠决不是一个好勇斗狠的蛮夫,长期的军旅生涯养成了他粗中有细的性格,是一位谋勇兼具的人物。军人出身的韩世忠,行事果敢、说话直白,认准了就做,决不拖泥带水。他不大瞧得起读书人,认为百无一用的就是这帮酸不溜丢的迂腐书生。《宋史·韩世忠传》记载,
韩世忠经常以半开玩笑的戏谑口吻称手下的幕僚、书办为“子曰”。赵构知道后,劝他不要这样,人家武圣关羽戎马倥偬之余尚且秉烛夜读《春秋》,恶补文化知识,他都知道知识的重要性,何况你老韩
!不要轻视知识分子,要尊重他们。过了一段时间,赵构又问起这事,韩世忠答曰:“已经改了,不再挖苦读书人了”。赵构很高兴,以为他知错就改,已经懂得尊重知识分子了。谁知韩世忠话锋一转,大咧咧的说道:“如今俺不叫他们‘子曰’,但叫他们‘萌儿’”。“萌儿”大概就是傻瓜、傻冒儿、天然呆之类的意思。赵构一愣,随之喷饭,对这位口无遮拦的韩大将军无可奈何,也不再费力规劝了。
韩世忠虽然不大瞧得起书生,但打起仗来
,可绝不是一个只知道好勇逞强、一味蛮干的莽撞汉
。他有勇有谋,能巧取绝不硬拼,两宋名将不是浪得虚名,论智、论勇、论力一点也不含糊。南宋退守江南初期,黄天荡一战,他率8000兵马,将完颜兀术亲率的十几万金军围困在一条狭窄的死河汊里,差一点聚而歼之,创下了一场以少胜多的经典战例。这是南宋立国后与金国南侵军队展开的第一场恶战,此战,韩世忠那位出身娼妓的美貌娘子梁红玉,亲临第一线,擂鼓助威激励将士杀敌勇气,谱出一段传唱千古的战地佳话。这位飒爽英姿的“女汉子”的绝佳表现,让残酷的沙场增添了一丝妩媚、柔性的色彩,”金山战鼓“的传奇故事得以流传至今。梁红玉撑起了韩家军的半边天,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公元1129年冬天,金军统帅完颜兀术,汉人称他为金兀术,亲率十几万大军再次南侵,一举攻破南宋的“行在”临安,这是大宋的国都第二次被金军攻陷。金军大肆抄掠一番后,
退出临安转战各地,连败宋军,一路烧杀抢掠,所过灰飞湮灭,一片狼藉,后来得意洋洋的满载战利品北返。为避开宋军以及各地自发组织起来的抗金义勇队的阻截,金军昼夜不休的匆忙赶路,企图在今天江苏镇江附近渡江而去。
此时,官封浙西制署使的韩世忠正奉命开赴镇江,负责长江防务。他麾下只有8000名官兵,经过江阴时已经探知金兵的企图,一贯力主抗金的韩世忠,仍然决心冒险一试,以寡击众,拼死阻止敌人渡江回撤。韩夫人梁红玉也在营中,这位脂粉队里冲出来的女英雄,见识并不短浅,很是支持韩世忠的这场豪赌。夫妻二人运筹帷幄,排兵布阵,专等兀朮大军自投罗网,在金军渡江时予以致命一击。这天,正是正月十五元宵节,韩世忠夫妇为麻痹金军,迷惑金人密探,在浙江嘉兴城里张灯结彩,摆出一副欢度佳节、大闹元宵、军民同乐的架势,暗中却人衔枚、马裹蹄连夜赶赴镇江,以逸待劳,抢在金人前面摆好战阵。耸立于长江边上的金山是镇江的制高点,自古就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韩世忠暗想,金军一定会派人登上金山顶上那座古庙,探听宋军虚实,便派出数百士兵埋伏在古庙周围,约定鼓声为号,一闻鼓响,合力擒敌。
晚上,果然有五名金人打扮的军人骑马闯入,一声鼓响,伏兵四下里杀出,结果只抓住两人,另外三人落荒而逃。审问俘虏后得知,
逃掉的人中间那个身穿红袍,腰系玉带的人正是金兀术。差一点擒住对方统帅,韩世忠不禁有些懊恼,但他随即振作起来,准备以己之长,攻敌之短,一举围歼金军。完颜兀术知道宋军早有准备,决一死战的时刻即将到来,对宋军的战斗力他一贯心存轻蔑,与宋人作战金军是有心理优势的
。于是他派人给韩世忠下战书,约定时间,准备决战。韩世忠深知敌强我弱之态势,不敢马虎,他勘察地形,做了周密部署。
韩世忠下令用战船封锁江面,不让金军一兵一卒漏网逃窜,水战乃宋军强项,而惯于骑马打仗的金军最怵水战。
战斗打响,韩世忠一马当先冲入敌阵,宋军将士呐喊着奋勇冲杀,以一当十,气势上居然不输急于返乡、无心恋战的金军。双方鏖战正急,梁红玉一身戎装,登上金山顶峰擂鼓助威。将士们在身先士卒的主将夫妇的感召下,特别是听到那熟悉的战鼓之声,军心大振,人人奋勇,个个争先,横冲直撞,将人数大大占优的金军杀得落花流水、纷纷溃败。这一仗,金军死伤惨重,宋军大获全胜,金兀术知道这次遇见真正的对手了。骄横惯了的金军统帅完颜兀术的突围渡江计划幻灭,不得不收兵退却,预备寻机再做打算。完颜兀术见形势不利,暗生一计,主动派人赴宋营求和,表示愿意将抢夺的财物全部归还,还赠予韩世忠一匹名马,只求宋军放一条生路,对金人的残暴早已义愤填膺的韩世忠严词拒绝。兀朮没奈何,又不敢再战,只好怏怏引兵退到建康东北的黄天荡,困守待援,寻机突围。
黄天荡是一条死河汊
,背靠长江,易守难攻。韩世忠苦思破敌之策,想出一条妙计:将战船集结在金山脚下,准备众多的铁钩和铁索,命熟悉水性的勇士驾驭。一旦敌人的船队冲出黄天荡,宋军快船齐出,前后围住敌船,用铁钩钩住金军所乘之舟
,再用铁索击沉之。这法子看似简单,但很有效,宋军舟师善于水战,金军几次组织突围均被宋军依此法击败,一时死伤惨重,进退不得,只得缩回去困守死巷。就这样,在黄天荡,双方你来我往,打打停停,相持了40多天,金军始终冲不出去。十余万金军被困在黄天荡的河汊里动弹不得,饥寒交迫,士气低迷,粮食吃完后只好杀马充饥,最后甚至吃起战死同伴的尸体。兀朮束手无策,与部下商议道:“宋人驾船和我等骑马一样灵便自如,在水上打仗我们占不了一点便宜,诸位想想办法如何破他?”众将抓耳挠腮,绞尽脑汁苦思破敌之策,半晌才有人答道:“这水上的事,北人不比南人
,不如张榜悬赏,重赏之下,必有妙计。”
兀朮深以为然,于是张榜悬赏招募能人献技。
果然有两个住在附近的秀才来到金营献计:有一条叫老鹳河的干涸河道连通长江,只要沿着老鹳河故道挖一条大渠直通江口,这样就可以直达防守宋军的上游,神不知鬼不觉的渡江回到北方。绝望中的完颜兀术如醍醐灌顶,拨云见日一般。他厚赏来人,一一照办,命士兵开凿河道,金军人多力量大,加上逃命心切,一夜之间竟然开凿出一条长达30余里的人工渠。中国历来就不缺
“带路党”, 也就是俗话所说的汉奸,有人说这是传统文化的短板使然 ;
有人认为是漫长的封建专制导致人格错乱使然
;也有人说是国人一盘散沙、喜欢内斗的劣根尾大不掉
;有人说是国人信仰缺失、重利轻义、自私苟且的本性使然
。总之,这是个沉重的难以绕开的话题,这吊诡现象却一直真实的存在着,成为笼罩在这个古老民族身上挥之不去的梦靥、魔咒。经过一番血战,金军以沉重的代价,冲出了黄天荡,避免了全军覆没的厄运。金军从建康方向突出重围,突破赶来增援的岳家军的防线
,渡过长江狼狈不堪地向北方逃去。完颜兀术回望他的伤心地江南岸,只见万里长江浩浩西来,对岸苍山如海,残阳如血,他长叹一口气,
拨转马头,率手下残兵败将们一道烟向北疾驰而去。韩世忠眼见可以将金军困死黄天荡内,却因小汉奸的出谋划策而功亏一篑,让金军败兵从眼皮子底下溜走
,失去了一个可以彻底改变历史的良机。
黄天荡阻击战后,赵构对韩世忠大加奖赏,韩世忠成为一位让金人谈之色变、宋人交口称赞的一代名将,成了一块抗金的金字招牌。这一仗,他率8000人打得十几万金军狼狈而逃,扭转了南宋小朝廷一味逃窜的颓势,直杀得金人胆寒肝颤,好多年不敢南犯,为南宋草创初期赢得了一段极为宝贵的和平安宁、休养生息的时间,意义十分重大。之后,韩家军又参与过几次大的战役,特别是北伐之役,淬炼成为和岳家军齐名的虎贲之师。然而,劳苦功高的韩大将军依然逃不脱被皇帝猜疑的宿命,功高震主的他受到性格偏狭的赵构的疑忌,被削夺了兵权。被夺权后,韩世忠发现同属“中兴四将”的张浚在军中到处搜集自己谋反的证据,那张浚和韩世忠本是儿女亲家,本无冤仇,稍加打听,才知道这背后的指使人竟然是宰相秦桧,再往上推想,韩世忠不寒而栗
。 心中惊怖不安的他绕室彷徨,苦思对策,忽然灵光一现,
想出一条保全自己的苦肉计,他连夜来到皇宫求见赵构。见过皇上后,韩世忠跪伏在地,脱下袍服,只见他身上伤痕累累,浑身上下金疮满布,竟无一块好皮肉。
他嚎啕大哭,伸出双手,两只手只剩四根手指,都是在和金人战斗时留下的纪念。赵构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四处逃窜的落魄帝王了,此时的他逐渐坐稳帝位,变得心如铁石,不光女人的心思难猜,帝王的心思更是难以琢磨。不知什么原因,韩世忠自导自演的悲情戏似乎感染了唯一的观众,赵构的眼睛逐渐湿润,或许他有感于当初那位忠心护主的韩将军,或许是被韩将军身上的累累伤疤所震撼,赵构似乎有所触动,他最终还是网开一面,放了韩世忠一马,没有穷追猛打下去。
此时的梁红玉,早已不是当年那位和夫君并肩战斗的巾帼英雄、女中丈夫了,深受将士们爱戴的她被封为杨国夫人,地位不同,人也变得理性、深沉了许多。对于眼前发生的一系列变故,她洞烛幽微,心中明镜似的。面对略显焦躁的韩世忠,她只能长叹一声:“还是夹起尾巴做人,明哲保身吧”。想当年,黄天荡一战结束后,梁红玉愤而上奏参劾丈夫,说韩世忠贻误战机,先胜后败,将唾手可得的胜利果实拱手相送。在楚州时,他亲自缝补军帐,带领将士们开荒种地,在军中的威望不逊于韩世忠。可如今,敢做敢为的她也只好收敛锐气,韬光养晦,明哲保身了。
岳飞被杀害后,心灰意冷的韩世忠、梁红玉夫妇深居简出,闭门谢客,绝口不谈朝政与军事,也不和任何老部属来往,低调的好似与世隔绝
。夫妻二人居家十几年,澹泊自如,就像从来没有指挥过千军万马似的。那位瞧不起读书人,开口闭口“子曰”、“萌儿”的韩大将军,居然痴迷上了佛家经典、黄老道术,他自号清凉居士,
跟和尚道士往来密切,这何尝不是一种迷惑赵构,以求自保的障眼术呢。史料记载,这期间的韩世忠,甚至开始用他那握惯了刀把子的、残缺不全的大手学习填词作诗,好比张飞绣花,吕布穿针,但他偏偏就绣出莲花、穿过针眼。
韩世忠创作的诗词拿给那些“子曰”、“萌儿”们看了,据说还写得不错,很有天赋,有一种别具一格的韵味。韩世忠一生不贪财,以往皇上赏赐给他的钱财,他都分给手下的将士们。可如今他却主动问赵构要钱要地,摆出一副爱财如命的土财主模样,赵构果然放下心来,不再找他的麻烦。
因韬晦有术,韩世忠好歹保住残生。有史料记载,在西湖之畔,野老牧童们经常看见韩世忠骑着一头瘦驴,后面跟着两个童子,四处寻幽览胜,访仙问道,一副隐逸名士的风度。每当风和日丽,人们总能见到梁红玉坐在家门口缝缝补补,饲喂鸡犬。谁能知道,这两位悠哉游哉
,慈眉善目的老者曾经是独挡一面的封疆大吏,是见惯了血流成河、生生死死的大场面,是两位气吞万里如
虎、金戈铁马视如等闲的大人物呢?只是不知每当夜阑人静,夫妇二人灯下对坐时,会不会谈起当年那些惊心动魄的峥嵘岁月
?会不会忆起当年那些一起同生共死的兄弟
?早已如死灰般平静的内心,恐怕会激起一波又一波的狂澜,一丝久违的激情和愤懑充斥心田,跌宕起伏,起坐难平。

图片 2

南宋“中兴四将”中,以猛将韩世忠的资历最老,官爵最高,因他治军有方,久经沙场,战功卓着,应该说在军中也最有威望,在声望上甚至不输给大名鼎鼎的岳飞。梁红玉,韩世忠的爱妾,生得是花容月貌,国色天香,却偏偏性格刚毅,胸藏韬略,是位巾帼不让须眉,铁骨铮铮的“女汉子”。史料记载,梁红玉出身将门,其父兄都是北宋徽宗执政时期的武官,因征剿方腊义军不利,被逮捕下狱治罪,后以贻误军机罪被诛杀。
刚过及笄之年的梁红玉则被发往军营贬为军妓。后宋军平息方腊起义,在庆功宴上韩、梁相遇,互有好感,可惜未有机会表白
。靖康事变后,韩世忠随宋高宗南撤,机缘凑巧,在镇江遇见了早已艳名远播的艺伎梁红玉,是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也算老天有意作成一段美满姻缘
。感于韩世忠恩义,梁红玉脱籍后自愿以身相许,嫁与韩世忠作妾。英雄配美人,谱出一段千古佳话。从此,夫唱妇随,双双活跃于抗击金军的第一线,成为一对令金兵闻风丧胆的铁血抗金最佳“夫妻拍档”。

梁红玉虽然是一位烟花女子,但绝不是“红袖添香”陪夫君夜读书的娇滴滴的弱女子,她家是世代将门,自幼习武练拳
,颇有点“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味道。她经常亲临战场,迎着锋镝箭矢,亲自擂着战鼓激励将士们英勇杀敌。韩世忠夫妇的英雄气概不光深得宋军将士们的拥戴,就连敌方的金军将卒们也特别敬畏、叹服。

这韩世忠绝非寻常之辈,因家境贫寒,早年就投身军伍,在西北边境和西夏军队作战。在战场上他一刀一枪的拼命苦干,
累积军功从一个小兵被提拔为独当一面的将军,至北宋末年早已是一员久负盛名的勇将了。两宋交替之时,宋高宗赵构还在东躲西藏、四处漂泊的流亡日子里,韩世忠一直忠心耿耿的随侍左右,为他护驾,期间以铁的手腕果断的平息了护卫亲军的叛乱。因此,韩世忠深得赵构的信任与依赖,正是这种在危难之时获得的信任,使韩世忠在未来的岁月里,得以顺利的、毫无掣肘的带出一支威震敌胆的、以他名字命名的军队——韩家军。在奉行偃武修文之策的大宋朝,这是极为难得的一种境遇。或许是在这段颠沛流离的日子里与赵构结下深厚的君臣之谊,好比“鲜血凝成的友谊”一般经得起考验,让韩世忠虽也屡遭疑忌,但总算逃过一次次浩劫,没有像岳飞那样惨遭构陷杀害,也算是老天护佑,得以善终吧。

史料记载,韩世忠坚决反对宋金议和,甚至比岳飞的表达方式更为直接、激烈,是一位坚定的主战派。为阻止议和,韩世忠孤注一掷、铤而走险,派出一位武功高超的刺客刺杀金国和谈使节,因风声走露,金国使臣的驻地加强了戒备,杀手一直没有机会下手。虽没暗杀成功,但也惊得赵构、秦桧等主和派一身冷汗。在是战是和的问题上,韩世忠从不含糊,抓住一切机会陈述自己决一死战的愿望与决心,求和心切的赵构心中不悦,屡屡斥责他不识大体,不懂得审时度势。

赵构私下里认为,韩世忠是一个赳赳武夫,没有文化,所以见识不高,不懂得以退为进,圆融变通,只知一味蛮干,都是没有读过书惹的祸。韩世忠出身陕西绥德农家,小小年纪便吃粮当兵,确实没读过书,不像岳飞、张浚、刘光世等人书生带兵,有儒将雅称。但韩世忠决不是一个好勇斗狠的蛮夫,长期的军旅生涯养成了他粗中有细的性格,是一位谋勇兼具的人物。军人出身的韩世忠,行事果敢、说话直白,认准了就做,决不拖泥带水。他不大瞧得起读书人,认为百无一用的就是这帮酸不溜丢的迂腐书生。《宋史·韩世忠传》记载,
韩世忠经常以半开玩笑的戏谑口吻称手下的幕僚、书办为“子曰”。赵构知道后,劝他不要这样,人家武圣关羽戎马倥偬之余尚且秉烛夜读《春秋》,恶补文化知识,他都知道知识的重要性,何况你老韩
!不要轻视知识分子,要尊重他们。过了一段时间,赵构又问起这事,韩世忠答曰:“已经改了,不再挖苦读书人了”。赵构很高兴,以为他知错就改,已经懂得尊重知识分子了。谁知韩世忠话锋一转,大咧咧的说道:“如今俺不叫他们‘子曰’,但叫他们‘萌儿’”。“萌儿”大概就是傻瓜、傻冒儿、天然呆之类的意思。赵构一愣,随之喷饭,对这位口无遮拦的韩大将军无可奈何,也不再费力规劝了。

韩世忠虽然不大瞧得起书生,但打起仗来
,可绝不是一个只知道好勇逞强、一味蛮干的莽撞汉
。他有勇有谋,能巧取绝不硬拼,两宋名将不是浪得虚名,论智、论勇、论力一点也不含糊。南宋退守江南初期,黄天荡一战,他率8000兵马,将完颜兀术亲率的十几万金军围困在一条狭窄的死河汊里,差一点聚而歼之,创下了一场以少胜多的经典战例。这是南宋立国后与金国南侵军队展开的第一场恶战,此战,韩世忠那位出身娼妓的美貌娘子梁红玉,亲临第一线,擂鼓助威激励将士杀敌勇气,谱出一段传唱千古的战地佳话。这位飒爽英姿的“女汉子”的绝佳表现,让残酷的沙场增添了一丝妩媚、柔性的色彩,”金山战鼓“的传奇故事得以流传至今。梁红玉撑起了韩家军的半边天,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公元1129年冬天,金军统帅完颜兀术,汉人称他为金兀术,亲率十几万大军再次南侵,一举攻破南宋的“行在”临安,这是大宋的国都第二次被金军攻陷。金军大肆抄掠一番后,
退出临安转战各地,连败宋军,一路烧杀抢掠,所过灰飞湮灭,一片狼藉,后来得意洋洋的满载战利品北返。为避开宋军以及各地自发组织起来的抗金义勇队的阻截,金军昼夜不休的匆忙赶路,企图在今天江苏镇江附近渡江而去。

此时,官封浙西制署使的韩世忠正奉命开赴镇江,负责长江防务。他麾下只有8000名官兵,经过江阴时已经探知金兵的企图,一贯力主抗金的韩世忠,仍然决心冒险一试,以寡击众,拼死阻止敌人渡江回撤。韩夫人梁红玉也在营中,这位脂粉队里冲出来的女英雄,见识并不短浅,很是支持韩世忠的这场豪赌。夫妻二人运筹帷幄,排兵布阵,专等兀朮大军自投罗网,在金军渡江时予以致命一击。这天,正是正月十五元宵节,韩世忠夫妇为麻痹金军,迷惑金人密探,在浙江嘉兴城里张灯结彩,摆出一副欢度佳节、大闹元宵、军民同乐的架势,暗中却人衔枚、马裹蹄连夜赶赴镇江,以逸待劳,抢在金人前面摆好战阵。耸立于长江边上的金山是镇江的制高点,自古就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韩世忠暗想,金军一定会派人登上金山顶上那座古庙,探听宋军虚实,便派出数百士兵埋伏在古庙周围,约定鼓声为号,一闻鼓响,合力擒敌。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