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周末沙龙丨在平凡的弄堂遇见姑苏韵味

原标题:9.9周日沙龙丨在寻常的街巷遇见姑苏韵味

图片 1

姑苏晚报2009-9-13

图片 2

由北京戏剧家协会、北京市朝阳区文化馆、北京市朝阳区香河园地区文化中心主办,北京老舍文艺基金会、北京市曲剧团、《新剧本》杂志支持的第11届“非非演出季·致敬老舍”主题活动于2019年4月27日在北京市香河园地区文化艺术中心拉开帷幕。

近日,濮存昕、宋丹丹、王洛勇、袁泉等许多实力派和偶像派影视明星纷纷涉足话剧,将《白鹿原》、《万家灯火》、《简爱》等名剧搬上话剧舞台,一展表演和台词的真功夫,从而形成了又一波经典话剧热。而说起话剧,苏州也有不浅的渊源。

周日晚,青年编导,作家

图片 3

中国最早成立的校园剧社之一

谭伟民做客慢书房

北京市朝阳区文化馆馆长徐伟

话剧在其诞生之初应有别于传统的戏剧,而被称为“文明戏”,这种新式演剧方式萌生于19世纪末上海等开风气之先的通商口岸,这些地方的教会学校组织的学生业余话剧活动是中国早期话剧的先声。作为教会大学的东吴大学,与上海教会大学之间交往甚密,学生演话剧自然也成了东吴大学校园文化活动的时髦和热门,因此,东吴剧社便在这“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下应运而生。

聊聊苏州街巷故事

朝阳区文化馆长徐伟说:“非非戏剧节的‘非职业,非商业’理念是非非的表层意义,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是朝阳区文化馆更愿意看到的。戏剧其实离我们并不远,我记得小时候我们藏猫猫、过家家,实际上那就是戏。大家都有戏剧的情怀,不管是看戏疗伤还是娱乐,都是一种方式。希望大家能够喜欢非非戏剧节,也希望非非能够继续壮大,成为戏剧的平台、生活的平台、高兴的平台、柴米油盐的平台,成为大家离不开的地方,我们会继续搞下去。”

图片 4

2004年,我上大一,在迎新晚会上看了一个小品,表演的社团是新程剧社。听学长们说,这是校园里很有实力的社团。我的师兄谭伟民,就是社团里的重要人物。

图片 5

1907年,春柳剧社的诞生标志着中国话剧史的开幕,而东吴剧社的创立也不过是在两年之后。据1919年的《东吴年刊》记载,东吴剧社首创于10年前,即1909年,距今整整一个世纪,是中国最早成立的一批校园剧社之一。此后数年,东吴大学活跃着热衷排演“文明戏”的大学生,用他们独特而新颖的方式在舞台上阐释着青春学子在时代巨变中的人生追问。这其中的佼佼者当属1908年进校的陈大悲。

紧接着,学校组织辩论赛,谭师兄成为我的辩友,我们一起出场几次比赛。他思辨能力很强,语调抑扬顿挫,陈述起来一股话剧腔,比起我的不标准的闽南腔,简直天差地别。

9剧社剧本朗读《骆驼祥子》

陈大悲1887年出生于浙江杭县一个相当富裕的封建官僚家庭里,1908年考入苏州东吴大学读书,在校期间,对文明戏产生强烈兴趣,经常参加校内演出活动,父母反对他演戏,陈大悲不听劝阻,坚持参加演出活动,终和家庭闹僵。1911年冬天,陈大悲离开东吴大学,开始走上戏剧研究和职业演员之路,成为春柳社的重要成员。陈大悲在中国话剧萌芽时期对于戏剧理论、戏剧创作、戏剧教育都做出过一定贡献,在近现代戏剧史上,他是一位相当重要的人物,他的这些成就与他在东吴大学进行的演出实践密不可分。

后来,我在学校也组织了海月剧社,每一年的毕业晚会也会上小品。但和新程系专业的表演和布景,感觉我们只是插科打诨。但每次遇见谭师兄,都是以鼓励我为主。

图片 6

然而,以排演西剧为主的文明戏因未能吸收地气而在数年后逐步走向衰落,话剧在中国发展进入低迷期,东吴剧社的活动一度也陷入消寂,直到1917年左右东吴剧社才又重新恢复。在五四新风的影响下,东吴剧社在坚持演出西洋话剧的同时,开始探索并排演中文话剧,本土化的剧情扣准了时代变革的脉动,取得了不错的反响,其影响甚至扩大到校外。1921年,北方大旱,东吴剧社为筹集赈灾款项,在长春巷全浙会馆演了两天戏,剧情所表现出来的对社会的深切关怀深深打动了各方名士,因而成功募到了六百多块钱助赈。此次演出被称为“剧社历史的新纪元”。这一次的演出也标志着东吴剧社从学校迈向社会的第一步。

谭师兄的生活极其简单,据说最高的记录是吃了一个月的方便面。只要他出手的舞台布景,都是超级赞的。而且每一年都有新程的大戏,我默默做了四年的粉丝。

作家老舍纪录片放映

男女同台演出开风气之先

后来毕业失联,只在极其微弱的消息中,大概知道谭师兄做了记者,做了编导……

图片 7

此后,东吴剧社又一度沉寂下去。1930年冬天,才由东吴大学文学院的学生姚克重新树起“东吴剧社”的牌子,恢复了剧社的组织和演出。姚克(1905-1991),剧作家,安徽歙县人。曾是著名影星上官云珠的丈夫。东吴大学毕业后入耶鲁大学学习西洋戏剧。1942年写的话剧《清宫怨》是其代表作,次年在沪公演时,轰动了剧坛。1948年改编为电影《清宫秘史》。建国前夕去香港定居,后长期侨居美国,从事学术研究。1976年返香港,任丽的电视戏剧顾问、电视编剧训练班导师等。著有剧作《西施》、《楚霸王》、《美人计》、《秦始皇》、《银海沧桑》等。

图片 8

3D打印现场

姚克主持东吴剧社时主要致立于推动男女同台演出话剧的工作。他曾经试图在东吴大学演出根据英国剧作家王尔德的名作《温德米尔夫人的扇子》改编的话剧《少奶奶的扇子》。这出戏需要男女合演,但当时校方认为青年男女在舞台上搂搂抱抱不合适,女同学虽跃跃欲试,但碍于校规,无人敢公开站出来。后来,姚克又托人到景海女中(与东吴大学隔街相望的百年名校)和慧灵女中去寻找扮演“少奶奶”的女演员,都没有成功,同社的舒湮曾劝姚克“万事不求人,干脆来个男扮女装”,并推荐“大一班上的袁家莱(即袁牧之,著名影片《马路天使》的编导),因为“听说他演过女角”,还推荐了“中学的小蒋(即蒋纬国,学名建镐),因为“也是我们社员,……,长得清秀苗条,扮女的一定像”。姚克并没有接受这个建议,他坚决不放弃男女演员同台演出的想法,后来只好改戏码,自编自导自演了一个即兴独幕剧。姚克自己邀请校外的风云人物端木新铭担任女主角,剧中还穿插两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两个来探病的小同学,由舒湮和蒋纬国担任。这次演出虽然后来因为蒋纬国的“胡闹”而显得滑稽搞笑,但毕竟是开创了东吴大学男女演员同台演出的先例,也算是开当时话剧界风气之先了。

去年,苏州文化艺术中心上演话剧《王阳明下山》,我很巧合的看见了谭伟民的名字,以为是重名,不想竟就是他。

开幕式现场来自各个剧社的成员,以及热爱戏剧的观众朋友们在香河园地区文化中心聚集一堂,在剧场门口,摆放了关于作家老舍简要的生平介绍,剧场二层是来自9剧社选送的作家老舍的戏剧作品《骆驼祥子》的剧本朗读,除此之外,还放映了关于作家老舍的纪录片。

姚克毕业后,朱雯接替他主持东吴剧社。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全国震动,话剧界也迅速行动起来,用话剧演出来进行救亡图存的宣传。东吴剧社自然也不甘落后,投身到反抗日本侵略中国的潮流中去。1931年10月间,朱雯通过“左联”的袁殊,由上海《文艺新闻》邀请“剧联”的大道剧社和曙星剧社,以文艺新闻读者联谊会的名义来苏州公演,上演剧目有田汉先生的新作《洪水》、《乱钟》,另外还上演了《解放》、《生之意志》、《梁上君子》等剧目。首场先在东吴大学的健身房里演出,由于剧情激动人心,观众们爆发抗日的怒火,台上台下打成一片,不断高呼“打倒帝国主义”、“反对不抵抗政策”等口号,这引起当局注意。第二天,在苏州大光明戏院演出,遭到警察局便衣监视,并扬言要抓“共产党捣乱分子”,在东吴大学学生会的协助下,这些“上海的客人”才安全空身回到上海。这次公演对东吴剧社帮助很大,朱雯等人在“上海的客人”的帮助之下对东吴剧社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可以说是有再造之功,也掀起了苏州戏剧运动的怒潮,以至于一些老同志在回忆这段往事时将东吴剧社的成立直接归功于上海方面的帮助。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