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二世:帝王之苗裔,教皇的玩偶

腓特烈二世与罗马教皇疯狂争斗的结局,政教双方两败俱伤。他说明皇帝和教皇的世界主义野心都不过是一场梦幻,只是皇权崩溃在先,教权沦落稍后而已。腓特烈二世强大王权的丧失,及其统一义大利伟大尝试的失败,是中世纪义大利政治史上的最大悲剧。

(1194年12月26日-1250年12月13日)腓特烈二世的父亲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亨利六世,妈妈为西西里的康斯坦萨(由诺曼人统治的西西里王国唯一的女继承人)。他出生于义大利安科纳边防区的耶西(Jesi
Mark Ancona),是亨利六世夫妻唯一的孩子。

| 《哈布斯堡王朝沉浮录》 |

1194年12月26日,腓特烈二世诞生在义大利中部神圣罗马帝国领地——安科纳边区的小城杰西。他的祖父,就是那个著名的好大喜功、红须飘然的神圣罗马皇帝腓特烈一世;他的父亲,为皇帝亨利六世;他的妈妈,乃是西西里王国的诺曼公主康斯坦丝。身怀六甲的康斯坦丝为了向世人昭示他的儿子无可争辩的皇位继承权,别出心裁地在杰西的大街上设定一个帐幔。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进入帐幔,当众生下了小腓特烈。

腓特烈二世不正常注重皇帝的威严,留下了大量以罗马皇帝为造型的雕塑,让现代人能猜测他的容貌。在他年轻的时候他的容貌相当地清秀富丽,看上去个性非常沉静。但随着年岁地增长,他越来越清瘦,表情越来越严厉,在他老年的雕塑中人们看到的是一位脸色阴沉的帝王,皱着双眉,似乎对整个世界都充满不满和怨恨。

03

就在小腓特烈出生的前一天,即1194年圣诞节,他的父亲德皇亨利六世,正在巴勒摩举行盛大的加冕仪式。此前,亨利六世已用武力击败了诺曼贵族的反抗,夺取了西西里王位,成功地将霍亨斯陶芬王朝的统治权,从德意志和伦巴底扩充套件到了南部义大利和西西里,对中部义大利的教皇国构成了南北夹击态势,从而使红胡子腓特烈的遗愿得到了实现。

虽是被逐出教门的皇帝,但利用外交手段指导第六次十字军,毫无死伤地进入圣地耶路撒冷,被称为”王座上第一个近代人”(The
First modern ruler)的知识份子。

公元1020年一个秋高气爽的早上,当下瑞士北部的阿尔高州,斯特拉斯堡主教威纳尔和拉德波特伯爵不约而同的天刚亮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然而,1197年,年富力强的亨利六世正组织大军准备十字军东征时,不幸身患疟疾而突然去世。德意志诸侯立即结为两大集团争夺王冠:亨利六世之弟士瓦本公爵菲利普,在法王支援下宣布继承王位;韦尔夫家族的布伦瑞克公爵奥托,在英王支援下也宣布称王。次年六月,双方大动干戈,德意志爆发「争位」内战。

关于康斯坦丝皇后的故事薄伽丘在《名女传》里记载了这样一个传说,有预言称她的婚姻将毁灭西西里,所以威廉二世强迫童年的她发誓永远守住处女之身,发誓不婚。她就这样在修道院里一直呆到三十多岁,在中世纪的人看来她已是个老太婆了,所以也就慢慢淡忘了一个不幸的预言,但是她还是在34岁的时候嫁给了年轻的亨利,即后来的皇帝亨利六世。

在中世纪教宗的权威毋庸置疑,强如查理大帝也要低下高傲的头颅在教宗的加冕下,才成为“罗马人的皇帝”①,那么身为一个乡下伯爵的拉德波特交好威纳尔来换取他对于自己儿子的洗礼以及对于阿尔高州自己统治的名义的支持,自然是给威纳尔主教修建一座美丽的修道院。

正当神圣罗马帝国皇权发生危机的时候,1198年,中世纪「最强大的教皇」英诺森三世(Innocentius
III,
1198-1216在位)登上了教皇宝座。建立和维护罗马教皇的神权统治,遏止霍亨斯陶芬王朝的重振,力图「永远保持着西西里与帝国之间的分离状态」(H·赫德、D·P·韦利《义大利简史》上册p95,商务印书馆,1975年),乃是英诺森三世毕生事业的主旨。就在这一年,为了避免德意志内战大概造成的危险,年仅三岁的腓特烈在妈妈康斯坦丝带领下,匆匆南逃西西里,继承了西西里王位,并向教皇英诺森三世寻求庇护。英诺森三世乘机对处于弱势的孤儿寡母进行要挟,充当了腓特烈二世的监护人和西西里王国的摄政。不久,康斯坦斯去世,腓特烈二世遂沦为罗马教皇卵翼下的孤儿。

康斯坦丝皇后在婚后一直没有孩子,直到40岁才令人吃惊地怀上了孩子,有些不怀好意的人宣称一个屠夫的儿子将被调换成皇子,这对靠血缘世袭的西西里王室而言是十分危险的流言。1194年12月26日皇后在赶往西西里(皇帝已于圣诞节加冕成为西西里国王)的途中感到了分娩的阵痛,她在耶西的市集上搭起了帐篷,为了维护孩子正统的继承决定权,她允许镇上的女公民观看皇后的分娩,并把赤裸的正滴著乳汁的胸脯给众人看。

而在修道院将要修好的同时,拉德波特送给自己儿子的出生礼物,耗费了许多家财和动员了为数不少当地农夫人力修建的城堡,也要完工了。

在孩提时代,腓特烈便成了罗马教皇等「一些无耻政治家们手中的玩偶」(波特金主编《外交史》第一卷p205,三联书店,1979年)。英诺森三世将这个帝王苗裔,视为「奇货可居」,随时准备将他作为向德意志诸侯讨价还价的筹码。在德意志争夺王位的内战中,英诺森三世无视小腓特烈的皇位继承权,但却将皇位继承权作为支配德意志争位双方的诱饵,成为坐收渔利之翁。争位双方也不惜大肆出卖帝国利益,竞相向英诺森三世献媚讨好,企图换取教皇的青睐和支援。英诺森三世利用双方的许诺,乘机夺取了斯波莱托、安科纳和罗马尼等义大利中部的帝国领地,迅速扩充套件了教皇国的版图,北部远达菲拉拉和波河下游,南抵那不勒斯边境,并派遣教区长接管了这些地区帝国长官的决定权。于是,教皇国得以恢复,并最终达到全盛。它像一条宽广的壕堑横亘在亚平宁半岛的中部,既成为腓特烈二世未来事业难以逾越的屏障,也成为中世纪义大利政治统一的灾难。

在与父亨利六世唯一一次见面–施洗中,被赋予FEDERICO
RUGGERO的名称:意寓将继承祖父红胡子(FEDERICO
I)和外公罗杰二世的名字以及他们的丰功伟绩,成为西西里与日尔曼两地之王。

图片 1

青少年时代的腓特烈在西西里度过,曾以学识渊博的学者钦奇奥·萨维利为师。他熟读希腊人、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非常多名著,在西西里这个东西方文化光怪陆离的交汇点,受到了别具一格的混合教育。其结果,使他得能从理性的角度去看待一切,逐步滋生了对基督教会和罗马教廷的种种逆反心理,成为著名的「具有自由思想」的宗教怀疑论者。他甚至公然宣称:「世界被三个骗子手迷惑了,这就是基督耶稣、摩西和穆罕默德」(O·B·特拉赫坦贝尔《西欧中世纪哲学史纲》p110,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1985年)。十四世纪初叶,但丁在其《神曲》中,也以「不信灵魂存在的邪教徒」的名义,将腓特烈二世置于第六层地狱里受苦。可见,腓特烈二世作为宗教怀疑论者,并非后人的杜撰和虚构。与此同时,青少年时代的腓特烈,又以附庸身份常常出入教皇宫廷,因而他对教皇英诺森三世施展权术、纵横捭阖,支配德意志和欧洲政治的种种阴谋了如指掌,并耳濡目染,受到薰陶,政治成熟颇早。这样,腓特烈二世逐步具备了中世纪政治家所惯有的的基本素质,从而为其后来政治上的崛起创造了必备前提。

腓特烈二世父母的婚姻使他自然成为西西里的继承人。而德意志的王冠他也在例行的”选举”中得到。亨利六世让诸侯在1196年12月选举年幼的腓特烈为德国国王,但同时皇帝企图实现的皇位世袭制度却因教廷的强烈反对而失败了。但当亨利六世患疟疾突然去世时(1197年9月28日),腓特烈二世还是个孩子,皇帝的遗嘱为他规划了”理想的未来”。以帝国对教廷的让步保证腓特烈二世得到巨大的帝国。然而皇帝一死,托孤大臣安魏勒的马克瓦尔特就被康斯坦丝皇太后赶出了西西里。

(哈布斯堡)

在德意志争位战争进行了十年之后,政局出现了有利于腓特烈二世的转机。1208年,争位一方的菲利普被杀,韦尔夫家族的奥托获胜。为了赢得教皇的加冕,奥托再次向英诺森三世许诺,承认教皇业已夺取的帝国领地为教皇国版图。英诺森三世大喜过望,于1209年10月在罗马为之正式加冕,称奥托四世。不料,奥托刚刚带上皇冠,立即翻转脸来,宣布皇帝对中部义大利帝国领地拥有所有权,并率军攻打南部义大利,企图夺取教皇的「粮仓」——腓特烈二世的西西里王国,因而触怒了英诺森三世。1210年,教皇对皇帝进行「绝罚」,英诺森开除了奥托的教籍。然而,奥托四世拥有强大武装,绝非教皇的一纸破门令所能敌。英诺森三世急需一个世俗君主组织武力与奥托抗衡。这样,年已十七岁的腓特烈二世时来运转,于1211年在教皇鼓动下,被德意志诸侯推选为德意志国王。次年三月,腓特烈二世率军北上德意志,第一次踏上故国领土,号令诸侯,与奥托展开了决战。

在康斯坦丝皇太后授意下,年幼的腓特烈二世放弃了德国的王位,她让自个的儿子于1198年5月17日加冕为西西里国王。在丈夫去世一年后,44岁的康斯坦丝太后也走到生命的尽头,她于1198年9月27日去世,她在去世前请求强大的教皇英诺森三世保护这个年幼的国王。因而这位年轻的国王是在教皇的监护下成长起来的,被称做”神父哺育的国王”,德国人则喜欢称他为”阿普利亚的孩子”。

这个城堡拉德波特命名为“哈布斯堡”,意为鹰的城堡,如同所有望子成龙的父亲一样,对于自己刚刚年满两岁的儿子和家族的未来,他寄予了深厚的希望。

1212年,腓特烈二世正式加冕称德意志国王,并在教皇支援下与法王腓力二世结盟,对抗受英王支援的奥托四世,从而将德意志的争位战争,与英、法两国的历史性矛盾纠结在一起。在1214年7月27日著名的布汶战役中,腓特烈二世主要依靠法王的武力,一举消灭了奥托四世及其韦尔夫派诸侯的军队,成功地铲除了他的帝位障碍。

当然作为帝国的敌人,英诺森三世并没有成为这个可怜皇室遗孤的负责的监护人,幼年的腓特烈二世是在不受重视甚至是歧视和虐待中度过的,他在西西里的首府巴勒莫度过了整个童年,在一个充满阴谋和冷漠的宫廷中,这个儿童虽然戴着王冠本来却是个时时被监视的囚徒。有传说,6岁的他穿着国王的华服用尖利的手指甲不停地划破绸衣和自个幼嫩的皮肤。没有人关心他,有时候连用餐都成为问题,这个孩子在巴勒莫的街头流浪,依靠富有爱心支援皇帝的家庭的接济。这样的童年是个皇帝不可想象的,但正是这样悲惨坎坷的童年的经历影响了腓特烈二世的一生。他待人平等,可以同马伕平等地交谈问题,他只相信自个,极端地自我,相当地世故。他见多识广,对知识孜孜不倦也是从他童年在市井间的生活开始的。(然不尽实,教宗有派遣一系列的教会人士,对腓特烈生活,教育进行相当程度上的监护)

但是在这个乡下的小伯爵心中对儿子和家族最遥远的期望,也远远没有想到过一个以他的儿子哈布斯堡为姓氏的家族,在500年后能够建立出任过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奥地利皇帝,匈牙利国王,波希米亚国王,西班牙国王,葡萄牙国王,墨西哥皇帝和意大利若干公国的公爵的庞大王朝。

1215年,腓特烈二世向罗马教皇作出放弃西西里王位,立即进行十字军东征的空头许诺之后,终于被教皇英诺森三世扶上了神圣罗马皇帝的宝座。第二年,英诺森三世驾崩。这样,他为其后继者们既留下一个最为显赫的教廷,也留下一个最危险的敌人。无论怎么说,霍亨斯陶芬家族的一颗新星,经过十余年的战火洗礼,几度明灭,最后又在德意志和义大利的地平线上冉冉升起。

在他15岁的时候,他的监护人英诺森三世终于做了一件重大的事情,让他结了婚。为他选了一位新娘,比年轻的国王至少大10岁还是个寡妇,阿拉贡的公主康斯坦丝。

02

1211年,因为奥托四世的不受控制,英诺森三世提议腓特烈为日尔曼国王,而他的婴儿长子亨利加冕为西西里国王,妻子为王国摄政。于是乎腓特烈踏上前往日尔曼的道路。3月,自巴勒莫出发,于复活节夕到达罗马,与英诺森三世会面–这也是两者唯一的一次会面。腓特烈宣誓效忠教宗。随后通过热那亚,于7月到达康斯坦茨,并在之后3个月与法国不久后的国王路易八世签订共同对抗奥托四世。1213年7月12日,在教宗的黄金训令中,承托了神圣罗马帝国与西西里王国的分离,放弃日尔曼在义大利半岛的一切决定权,并承诺进行第四次十字军东征。教皇满意地以为,他已完全控制了腓特烈二世。1214年,奥托四世在鲍文思战役中惨败,这使得腓特烈二世确保了神圣罗马帝国的皇位。

1239年冬,老拉德波特伯爵因病去世,21岁的鲁道夫·哈布斯堡在名义上拥有了家族在阿尔萨斯和阿尔高地产和庄园的所有权。

腓特烈二世与教皇国的矛盾已根深蒂固。1234年,教皇支援腓特烈二世的儿子德意志国王亨利七世反对自个的父亲。腓特烈二世非常快扑灭了叛乱,他废除了儿子的王位,并把他终身监禁在义大利的监狱里。他在义大利有一个有力的支持者:维罗纳长官埃泽利诺三世·达·罗马诺。在后者支援下,他对义大利南方的反皇帝城市联盟进行征讨。1237年,腓特烈二世在科尔泰努瓦大败圣泽诺内联盟。1241年他袭击了热那亚的舰队,俘虏了两名正准备参加教皇召开的,谴责腓特烈二世的会议的红衣主教。

鲁道夫的身材十分高大,直逼2米左右,虽然爱好习武,但是身体怎么吃都不长肉,又瘦鼻子又大,小脑袋、光头,远远地看起来确实像一只脱了顶毛的苍鹰(或者秃鹫)。年轻的总是鲁道夫脸色苍白、神情严峻。

新任教皇英诺森四世表现出一种比格列高利九世还要严厉的态度。1245年,他在法国的里昂对腓特烈二世处以绝罚(他选择里昂是为了避开皇帝的直接军事威胁)。腓特烈二世面临着严峻的形势:教皇的制裁损害了他的声望,在那个人民笃信基督教的时代,君主被开除教籍是极其危险的,以前就有不少这方面的例子。更严重的是,德意志的诸侯开始与义大利城市联合反对他,这些诸侯一直是困扰每一代皇帝的威胁力量。1246年,图林根公爵亨利在教皇与诸侯支援下当选为敌对国王。在种种困难之下,腓特烈二世在弗萨尔塔战役中被义大利同盟打败,他的儿子被俘。

残酷的世道也不由得他不神情严峻,他的母亲是克伊布格伯爵乌尔里希的女儿,名为海尔维希,在法理上理应是基堡伯爵的继承人。而鲁道夫作为儿子,也拥有继承权。不过基堡伯爵的领地被他那个游手好闲沉迷酗酒逢赌必输的舅舅继承了,然后,就在短短的三年时间内,领地内的所有能卖钱的东西都被都被他拿去还了赌债,甚至包括领地的所有权。给予了一个当地富商的远房远房远房的是一个小佣兵团长的流浪骑士,从此那个富商的后代如果手段出色的话,也能够跻身贵族阶层。

去世

如果说基堡伯爵的领地是因为他的舅舅明知道富商在下套但是也拦不住犯蠢丢失了的话,那么老拉德波特伯爵所留给他的阿尔萨斯和阿尔高领地和庄园的一半所有权,就是教会给没有理由的豪夺了。当然如果“将那些土地用于供养上帝”算是一个能让人接受的理由的话,前边的话就当我没说过。

腓特烈二世一直未能找到反对英诺森四世的可靠同盟。1250年12月,他在一次行猎中突然病倒了,大概是中风。当然也有流言说是被自个的儿子曼弗雷德杀死。1250年12月13日腓特烈二世死在了弗奥伦蒂诺城堡,享年56岁。迷信的皇帝曾听到过请他小心带”花”的地名,所以他一生都小心地踏足佛罗伦萨,但是命运却安排他在”百花之宫”结束了他传奇性的人生。

所以1239年的冬天,在竣工19年的穆里修道院里,神情忧郁的鲁道夫看着躺在那里宛如沉睡的老拉德波特和在一旁抽泣不止的母亲海尔维希,耳边环绕着新面孔主教的诵经声和唱诗班的合声,怔怔出神。

他的死被隐瞒了一段时间,最后他被葬在巴勒莫大教堂的地下室内,他父母的身旁。入葬的时候他身上穿着重罪者忏悔的麻袋衣而不是皇帝华丽的寿衣,他的遗体外还依照阿拉伯的习俗裹上大幅的丝绸布,上面绣著一句箴言:”统治世界的”。这件悔过的麻袋衣今日仍然在皇帝遗体的身上,不过这位在生前把世界搅乱的皇帝已变成了一堆红棕色的枯骨,即将化为灰尘。就像他所有的爱和恨。

1241年春,鲁道夫带着两名侍卫踏上了前往意大利法扎的路途,在他的身后留下的是老拉德波特留下的一半领地,以及勉强一个中队仅有在农闲时候训练的农夫民兵和两个小队的骑士。在前方,他名义上的教父,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二世正在从斯波莱托巡视法扎的路上。

他活着的时候为义大利而生,忘却了自个的父亲的国家德意志,他爱说自个是”西西里国王”,一生只有一次称自个为”罗马人之王”。

01

鲁道夫的曾祖父,曾经跟随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一世远征意大利,战死疆场。祖父曾是皇帝腓特烈二世的一名宠臣,这也是他的父亲老拉德波特能够以种种段,使哈布斯堡家族在上阿尔萨斯地区获得采邑和各种特权的依仗之一。

腓特烈二世年幼时父亲身患疟疾而突然去世,德意志国内诸侯集结为两大集团意图争夺王冠②,虽然这一行为遭到了中世纪“最强大的教皇”英诺森三世的调停,但是王位争夺战还是爆发了。年仅三岁的腓特烈在母亲康斯坦丝带领下,匆匆南逃西西里,继承了意大利地区西西里王位,教皇英诺森三世一边发表声明对他们进行庇护,在另一方面却乘机对处于弱势的孤儿寡母进行要挟,充当了腓特烈二世的监护人和意大利地区西西里王国的摄政。不久,康斯坦斯去世,腓特烈二世遂沦为罗马教皇卵翼下的孤儿。

在孩提时代,腓特烈二世便成了罗马教皇等“一些无耻政治家们手中的玩偶”

在青年时代,腓特烈二世在西西里度过,曾以学识渊博的学者钦奇奥·萨维利为师。受到了别具一格的混合教育,也开始初步的培育了自己的班底。

腓特烈二世十五岁的时候,两大集团首领之一的菲利普被杀,奥托大获全胜,并且在次年主动请求教皇为其加冕。不料,奥托刚刚带上皇冠,立即翻转脸来,宣布皇帝对中部意大利帝国领地拥有所有权,并率军攻打南部意大利,企图夺取教皇的“粮仓”——腓特烈二世的西西里王国,因而触怒了英诺森三世。1210年,教皇对皇帝进行“绝罚”,英诺森开除了奥托的教籍。然而,奥托四世拥有强大武装,绝非教皇的一纸破门令所能敌。英诺森三世急需一个世俗君主组织武力与奥托抗衡。这样,年已十七岁的腓特烈二世时来运转,于1211年在教皇鼓动下,被德意志诸侯推选为德意志国王。次年三月,腓特烈二世率军北上德意志,第一次踏上故国领土,号令诸侯,与奥托展开了决战。

终于在1214年7月27日著名的布汶战役中,腓特烈二世一举消灭了奥托四世及其韦尔夫派诸侯的军队,成功地铲除了他的帝位障碍。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