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不为人知的历史,浙大郎真的是三寸丁吗?网上朋友:只能当小说看

原标题:水浒不为人知的历史,武大郎真的是三寸丁吗?网友:只能当小说看

图片 1

问题:《水浒传》中潘金莲害死了武大郎,但现在有人说二人恩爱有加,真相是怎样的?

今天跟大家聊聊,就是我们大家都很熟悉的水浒传了。里面的人物相信很多人都记不住,记住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而已。水浒里面的很多人不是凭空捏造出来的,历史上有。就我们打个比方说高俅,我们都知道这个北宋四大奸臣:高俅,杨戬,蔡京,童贯。这都是历史上实有其人的,即使是梁山好汉,宋江我们大家都知道,这是咱历史课本里面都写了。方腊,宋江,田虎,王庆。北宋末年四股农民势力起义。那么他的下头这些人呢?

虽说龙生九子,各不相同,毕竟基因还在啊,偏偏有一对兄弟,挑战了人们对于“兄弟相”的认知,这对兄弟正是武大郎和武松。在大众的印象中,武大郎长得丑陋,身高不满五尺,无头无脑,被人戏称“三寸丁谷皮树”,武松则是身高八尺,仪表堂堂,两个人可谓是天差地别,真是一个妈生的吗?

回答:

图片 2

更奇怪的是,武大郎是貌丑个矮的卖炊饼小贩,胆小懦弱,无所特长,只能老老实实做着小买卖。武松却是自小习武,快意恩仇的好汉。武松不仅相貌堂堂,武艺高强,而且为人仗义疏财,赤手空拳在景阳冈打死猛虎后,还把赏赐的金银赠给了周围的猎户。可见两人的个人形象相去甚远。虽然《水浒传》作为小说,虚构的成分较多,但是在历史上,武大郎和武松确有其人。

施耐庵确实是把潘金莲给冤枉了!

一找还真能找到,但是这些人,历史真实的这个人物和小说里面写的往往区别非常大。这里都是有原因,我们就说下武松,他哥哥武大郎。武大郎叫什么名字,叫武植
植物的植。他祖上是河北清河县,后来90年代的时候呢?这个他们武氏后人把祖坟找着了。一考察历史这事都明白了,这个武植武大郎和武松二郎这哥俩,我们看一个三寸丁谷树皮,一个高大英俊,一般来说要亲哥两差距这么大。这么早的时候我们就得想想是不是他老爸的孩子了。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武大郎和潘金莲并不是施耐庵杜撰的人物,据记载,武大郎原名武植,是山东阳谷县县令,清廉公明。其妻潘金莲是知州家的千金,两人恩爱和睦,在乡里的名声很好。这和人们印象中的形象截然不同。

“后来”施家后人为了弥补先人的过失,给潘家后人道了歉,具体是“哪年、哪个朝代”的事儿就不得而知了。

这就难说了,人家是亲哥两很少有有这样的,结果一调查正正是历史上人家这个武大郎。也是高大英俊的帅哥,武松武二郎也是,而且确实武大郎老婆叫潘金莲。人家潘金莲知书达理,非常贤惠,根本不是一个一见着男的就要勾引的担负。说那怎么后来传成这样呢?因为他家里头有点钱,有一个好朋友上他家借钱去,他就没有借,这好朋友就怀恨在心呀!说我们关系这么好多个脑袋差个姓。我这有难你不帮,这人一来气呢?就给他家编故事,潘金莲不是好人,外头勾搭人,武大郎活王八,戴绿帽子。

这夫妻俩名声败坏的原因,据说也和倒霉的陈世美差不多:曾有一对兄弟落魄至极,想要投靠武植,许久不见他的资助,愤然离开,穷尽造谣之事,将武植诋毁。乡里恶少西门庆曾被武县令责罚过,于是同流合污,从此武植的形象便流传下来,等到《水浒传》一书流行起来,这夫妻俩的形象就再难挽回了。

公元某某年(有人说是1946年),为了进一步证实野史的真实性,一些“考古学家”终于在湖南某地发现了武大郎的墓,并在墓里发现了潘金莲的尸骸,证实俩人是终老后合葬在一起的。再翻阅大量宋史,还原了整件事情的经过,包括故事里的“主人公”……

图片 6

历史上武松则是北宋时杭州城里的一位义士。据《浙江通志》记载,武松起初是个卖艺的流浪汉,当时的杭州知府高权路过此处,看见武松武艺出众,便让他到巡府做事,不久后受任都头,后因功又升为提辖,成为高权的心腹。后来武松因为看不惯继任的杭州知府蔡鋆鱼肉百姓,胡作非为,就捅死了他。武松被捕后便死于狱中。

图片 7

结果这故事编得活龙活现,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传出去了。中国有句话嘛: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窩囊的事很多人都喜欢传。这最后就传到了施耐庵耳朵里面了,他根据这个就写成水浒里面这一段了。所有像这样的事,其实在历史上是很多的。你包括包公铡美案铡陈世美。陈世美根本就没有过秦香莲这事。硬给往上安,那是因为陈世美做官得罪了人。他的仇家给他编排的。所有很多的事情都只能当小说看,不要太认真去计较了。

可见这武大郎、武松其实并无什么关联。

武大郎(据说叫武植):高大英俊,才华横溢,考取功名后离开家乡在阳谷县府衙工作当差,职位相当于现在的办公室主任,并不是巜水浒》卖烧饼的三寸丁。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来源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施耐庵写这两人的用意也很明确,其一,以武大郎的“貌丑”写他的“人善”。要知道,早期的武松平日里最会喝酒闹事,最后都是武大郎作为“家长”帮他出面求情的。

潘金莲:貌美如花,千金小姐,其父为洲长(现今市长),经西门庆介绍,与武大郎成婚。

责任编辑:

其二,以兄长的“平凡”写弟弟武松的“不凡”。武大郎受尽欺负,没啥本事,一生过得实在窝囊。武松则从一开始就是猛士的形象,打猛虎,杀奸人,惩凶除恶。上梁山后,他更加发挥自己的能力,时任步军头领参加了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在乔道清一战中被生擒,宁死不跪,铁骨铮铮。

图片 11

图片 12

武松:武大郎胞弟,之前游走江湖,以教棍棒为生,因回乡探兄,机缘巧合在阳谷县井阳岗打死了一个大虫,为当地除了一害。武大郎得知后欣喜,以弟弟的武力向衙门推荐,最后在县衙“六扇门”任都头(可能是现在的刑警队长)

要说武大郎人生最大的幸运,就是有武松这个弟弟。金圣叹曾经评价武松是个“天人”,这是极高的赞美了。梁山上武力高强的人很多,但是像武松这样重情重义的人却不多了。

图片 13

最近一部小说名为《水浒猎人》的小说引发了众多网友的关注。小说以水泊梁山为背景,为读者讲述梁山好汉的另一种可能。《水浒猎人》中,作为三十六天罡星之一的武松也再次出场,在与反梁山联盟的生死决斗中,武松再次展现出他的神威武功与刚正不阿。

西门庆:风流倜傥,也在县府当差(职称相当于现在的纪委主任),与潘金莲父亲潘知府交好。

而在朝廷的绞杀与江湖人士的攻击之下,梁山内部也产生了隐隐裂痕,如何化解纷争,也成为了武松、鲁智深、花荣等好汉面对的首要困局。水浒中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暗黑谜团,也都将在《水浒猎人》一一揭晓!

图片 14

孔某(众说纷芸,暂且化名):武大郎在老家的至交,以经商为主奔走各地,此人有一点不好,极其好色。当初武大郎在府衙犯了错误,后果肯定是罢官做牢,后来求孔某借了银子上下打点才息事宁人,并且一步步升了官。而孔某最终因吃喝嫖赌将家败了个精光,也由此引出了潘金莲与武大郎的“冤案”。

有一天,在老家连媳妇都混跑了的孔某实在无路可走了,就想起了武大郎,便去阳谷县寻求武大郎的帮助。武大郎便找到武松,把他安排在六扇门当了一个街差(现今公安局的协警),由于没房子,武大郎就让他暂时住在自己家。

图片 15

可孔某手脚不老实,竟贪污公饷。刚开始武松碍于哥哥情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后来他得寸进尺,被武松当着众公差的面给揍了一顿,并收监三日(拘留)。出监后他不思悔改,竟仗着武大郎的关系更加胡作非为,最后被武松踢出了六扇门。

武大郎得知后,领着他去找武松说情,但由于武松态度坚决只能作罢。

没了差事,孔某整日无所事事,闲劲难忍,竟犯起了好色的毛病,武大郎上班,他便在武大郎家里闲逛,整天围着潘金莲逗屁磕,还时常去对面一个王婆开的茶馆里喝茶,向王婆打听潘金莲的一切。

图片 16

潘金莲知道后,便私下里和武大郎说:,“你把他放在家里,我干啥都不方便,况且,你那朋友和我说话时总有些别的意思,快整走吧!别弄出个引狼入室的闲话来”,并开始对孔某冷嘲热讽,态度也不像从前了。

武大郎念哥们儿感情,没好意思那么做,敢紧托关系给他找差事,他媳妇的话暂时就搁下了。

有一天,孔某诈骗了一个商铺,店主报官后,被武松抓到公堂。武大郎从中说情,才由发配边疆改判了一年零六个月劳役。但孔某认为武大郎没帮忙,当武松去查监时,他当着武松的面大骂武大郎,把过去帮助他的事儿全倒了出来。武松一气之下,从监室提出来又削了一顿。

劳役结束后,武大郎念着交情,又暂时把他接到了家里。

图片 17

可潘金莲不同意,把他从家里轰了出去。武大郎听说后有些不忍,去街上又给领了回去。碍于夫君的面子,潘金莲也就暂时忍了下来。这孔某没脸没皮的一住就没了走的意思,还经常和潘金莲死打烂缠,潘金莲怕说给丈夫后引起猜忌,就只能忍了下来,没事儿时便与护院丫环在一起,让他无机可乘。(据野史记载,他可能暗恋上了潘金莲,宁可受白眼儿,也赖着不走)。

图片 18

这期间,未婚配的西门庆常到武大郎家研究府衙工作和私事。潘金莲便好酒好菜伺候着,席间还谈笑风生,一口一个兄弟叫着。西门庆也一口一个嫂子叫着,均敬重有加,不失礼数。但桌上的孔某只要一开口,西门庆和潘金莲就开始含沙射影的数落他,让他难堪下不来台(没地位,蹭吃蹭住还有个好)。西门庆更狠,常在话里夹枪带棒的骂他。

一天,武松和西门庆都来了,酒喝到一半,趁孔某出去上厕所,西门庆武松俩人儿就和武大郎说:“快撵走吧,看着就咯应人”!没想到让孔某在外面给听见了,从此就在心里恨死了这俩人。

图片 19

转眼间,武大郎由于老丈人帮忙,被朝廷调任湖南去当县令,潘金莲自然也要随后迁往。武大郎临行前,交待西门庆和武松在家帮着妻子变卖房产。这一变动,孔某没了着落,便向武大郎借一笔钱好自行谋生,但武大郎没借,只交待他多住些时日再回老家,一切日后自有安排。而孔某认为武大郎薄情寡义是在找借口撵他,竟当着潘金莲的面指桑骂槐,潘金莲气得跟他理论,被武大郎制止了。(细节按下不表)

武大郎走后,潘金莲再也忍不住了,当天就和西门庆把他轰出了家门。考虑到他没钱,还给他了回家的银子。

(书中暗表,武大郎走后,武松也去京城办案去了,家中之事交由西门庆打点)

长言道,小人不可交,这一轰坏了菜了。

图片 20

孔某离开后,没脸回老家,想到潘金莲对自己的态度是恶从心头起,又认为武大郎妄思负义,于是起了报复之心。想到西门庆与潘金莲说说笑笑的场面,是恨从心头起,脑袋一歪,灵机一动,便在王婆的茶馆里和王婆嚼起了舌头,用下三滥的手段散布了潘金莲与西门庆通奸的谣言。茶馆每天人都很多,消息不径而走。

那王婆子更坏,因卖假茶叶被武松处理过,所以一直事耿耿于怀。孔某在他茶馆里炮制谣言时,她就跟着煽风点火。说来也凑巧,有一次西门庆去取房契,潘金莲开门时不小心被门栓砸了脚,疼得一个趔趄撞在了西门庆怀里,正好被王婆看个正着。她马上添枝加叶告诉了孔某,随后孔某就编了一个支窗杆儿砸在了西门庆头上的谣言。更损的是,他竟把“谎言”用书写形式寄给了县衙门,因此,西门庆被“上峰”调查了三天并停职了。这下更坏了,谣言四起,整个阳谷县都知道了。

图片 21

潘金莲听到自己成了淫妇气得生了病,为了避嫌,没通知西门庆,也没照会邻居。把没卖掉的主宅租出去后便动身了,走了二个月,春天就到了湖南。

她见到了武大郎后,把发生的事儿告诉了他,武大没猜忌,好生安慰了一番,说以后一定追查造谣者。

也在同一时间,武松从京城返回到了阳谷县。

他回来就听到了“信儿”,去哥哥家后又没见嫂子潘金莲,打听邻居也不知道,便信了十分,以为被西门庆藏了起来,便去找西门庆算帐。恰巧那天西门庆在狮子楼找了个歌妓喝闷酒,被武松一质问,本来就憋屈的他气得摔案而起,武松也正在气头上,以为他要功手,职业习惯一刀就挥了过去,可这一刀竞误将那个歌妓的头砍飞到窗外。西门庆大怒,也来了脾气,但武功不及,被一脚踢到了楼下,正好跌在那女歌妓血淋淋的人头上(孔某就在现场,)。不明真相的百姓吓得四散而逃,加上之前的谣言,再加上孔某再如法炮制,也就坐实了武松杀嫂,斗杀西门庆的事实,一时间,整个阳谷县便开了锅。不过,实际上有幸的是,因六扇门及时赶到,西门庆只摔断了一条腿,武松被罢官斩监候,等待秋后问斩。

图片 22

孔某的目的终于达到了,兴灾乐祸的起程回老家去了。

到了家后,令他吃惊的是,他家的破房子没了,在原地竞突起了一座崭新的大宅子,一打听,羞愧得失声痛哭。

原来,武大郎没借给他钱是怕他胡整,为了给他一个惊喜,在调任前后就派人去孔某老家给他盖了一座新房,并把给他的钱留给了他母亲。

图片 23

孔某这个悔啊!悔得无地自容,晚上就急火攻心,不治而亡。临死前,给武大郎写了一封信交由母亲,可他母亲没过几天也去世了,书信交给了一位邻居,由于书信上没有地址,那位邻居就交给了当地衙门(现今镇政府)。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话说西门庆断腿后,知道武松难逃一死,忙派手下快马加鞭去湖南求救。武大郎接到信后,夫妻俩率随从星夜赶往阳谷县,路上一刻也不敢耽搁。

图片 24

到了阳谷县,潘金莲亲自和县令述说了事情的前后经过。武大郎从中运作,西门庆官复原职,武松赔偿歌妓后改判误杀,充军发配。一切办妥后,夫妻俩返回云南,顺道回老家时知道孔某和他母亲先后离世,巧合的是到府衙吃饭时,因主薄得知武大郎和孔某是至交,就把信给了他。

后来,一切水落石出。

二年后,西门庆病故。

武大郎夫妇再没回阳谷县,俩人恩爱有加,还生养了四个儿子。

武松在牢营遇到施恩后,就发生了一系列命案,最后当了行者到二龙山与鲁智深落草,又上了梁山。招安南征后,他不受朝廷封赏,到了湖南,还俗在武大郎手下谋了份差事,善终。

施耐庵写武松时,把听到的谣言写了进去,又杜撰了一些章节。

后来的后来,《水浒》就出版了,但那时,武氏兄弟都死了几十年了。

潘金莲也就成了天下第一淫妇,一直到今天也是。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