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宴席下来为啥“硬菜”剩得多?

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浪费?桃花岭饭店总顾问、中国资深烹饪大师杨善全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说:婚宴等喜宴一般要举行仪式,酒店往往会在仪式举行结束后再分发筷子,这个服务细节一般被称为“收筷子”。但是,这个细节虽然有利于管住客人的“嘴”观看节目使场面更加热闹,但却影响了菜的味道。

小王的老家在日照,现在是青岛大学的学生,平时在酒店里打工,她告诉记者,自己为两场婚宴服务过,每场结束后,都遇到桌上饭菜还没吃,就直接倒掉了。“我们酒店提供王哥庄大馒头,这也是主食之一,一般主食上的时间比较晚,所以等上来之后,很多客人都已经吃饱了,还有的走了不少,一盘两个馒头基本都没动过,最后收拾时只能倒掉了,太可惜了。”小王说,“为了招呼客人,新人们都准备了充足的午饭甚至晚饭,花样很多,有的我都没见过,有些桌吃得挺干净,但也有的剩下很多比俺家吃的年夜饭都好,倒了真的太可惜了。”
图片 1

可以看出,光盘行动开展4年多来,“舌尖上的浪费”现象仍然不同程度存在。静下心来扪心自问,咱可不能手里刚有点闲钱,就忘了本!看着这满桌子的剩菜剩饭,往小了说,耗费钱财浪费食物,往大了讲,那是浪费资源破坏生态。说通俗一点,浪费不是一两个人的事,而是关系到每个人的生存环境。当然,转变观念,倡导绿色消费,对消费惯性的刹车需要技巧和时间,但只要下大决心,每人都可以从今天开始行动,就从杜绝一桌“剩宴”开始。面对一张张餐桌,政府部门要引导、社会各界应倡导,你我更应该做节俭生活方式的向导。

记者最近在夷陵区一家酒店参加了一场升学宴。在家长发言、同学发言、表演节目的过程中,菜陆续上桌。节目表演完毕后,服务员才分发筷子,正式开席。满满一桌子,主菜是甲鱼火锅,鸡鸭鱼肉一应俱全,搭配少量的蔬菜。宴席结束后,记者发现,甲鱼基本没动,肉类菜几乎剩下一大半。

家人:“打包”吃不完最后扔掉

结婚是人们一生中的大事儿,从古至今就有很多约定俗成的规矩。这婚礼上的酒席肯定是少不了的。婚礼酒席的菜品非常丰盛,菜品的样子和味道也是不错。可是婚礼结束,来宾们纷纷退场,满桌子丰盛的菜却被剩了下来。

“收筷子”影响鲜味吃少剩多造成浪费

客人未到个吃照样端上来

图片 2

除了上述技术性的原因外,点菜技巧和用心也可减少浪费。城区柳先生刚为孩子举办了一场升学宴。宴席菜品受到客人好评,认为比一般的酒席更好吃,剩得也不多。

记者在婚宴现场调查的3个多小时时间内发现,即使桌上有好几样菜都没人下筷子吃,但每位离开的客人都不会要求服务员打包带走。“别人的婚宴,咱去打包面子上多不好看。”参加婚宴的付先生说。记者随机调查了20人,他们坦诚觉得参加婚宴打包剩菜丢面子。而婚宴主人因为忙于照顾亲朋好友,也不会选择打包,最终这些没吃的东西只能倒掉。

图片 3

原标题:一场宴席下来为何“硬菜”剩得多?

“我们提倡将吃不完的饭菜打包带走,还特意为他们准备了打包袋,可即使这样,还是几乎没有人打包剩菜。”府新大厦餐饮部的工作人员说,“而大量的剩菜,我们不能回收,只能倒进垃圾桶里。说实话,这些饭菜扔掉了真是可惜。”

浪费,在婚宴上已经成了一个普遍现象。

一场宴席下来硬菜没动几筷子

下午1时30分,虽然还不断有新菜被端上桌,但此时客人已经走了近半。一些桌上整条鱼基本没动。下午2点婚宴结束时,有个别新人的亲属打包了自己桌上的一些鱼和丸子,许多饭桌上摆满了几乎没动的饭菜。

6月10日,这家饭店如果客满,一天办三轮,截止到中午,就能举办72场婚宴。饭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每场婚宴最后倒掉的食物差不多都在4桶左右,这样算下来,这一天、这一家饭店就能产生泔水将近300桶。这样的浪费量,让工作人员感到非常痛心。

刚刚过去的暑假,记者参加了不少升学宴,发现浪费十分惊人。

13时30分,工作人员端来了鱼,此时整桌只剩下7个人了,只有一个人动筷子吃了一口鱼,此后就没人再动筷子了。14时,客人走了许多,服务员依旧推着车子在上菜:娃娃菜、加吉鱼、蛋糕、面条、蛋炒饭和水果拼盘等,原封不动地放在桌子上。15时许,工作人员开始收拾餐桌,桌子上,喝了不到一半的红酒和白酒、吃了一口的蛋糕、放在碗里的大虾、鲍鱼、海参还有那条只动了一筷子的鱼被倒进了泔水桶……
图片 4
酒店:众口难调少了怕不够吃

图片 5

柳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不少请客的人因为面子观念,点菜时会多点肉菜甚至所谓高档菜。有些酒店正是看中了请客者的这种心理,在菜名、菜谱上做文章,讲排场和大气。其实,好多菜都是花里胡哨的,不好吃不健康。柳先生在点菜时,心里就想着要让客人吃得好,要接地气。在口味上,清淡与重口味搭配,素菜与荤菜搭配。

昨日下午2时,在火车站附近一家酒店的二楼,一对新人的婚宴刚刚结束,4名酒店服务人员正在往泔水桶里清理剩饭剩菜,几乎没动过的清蒸鱼倒进了泔水桶里。这对新人婚宴的规格是每桌10人2788元,8道凉菜12道热菜2汤1甜点1面点1果盘。记者注意到,大厅里25桌剩饭剩菜,最后一道鱼基本上都还维持着原样。另外,鱿鱼、鸡肉、牛肉等“硬菜”也剩的较多。其中,剩菜最多的一桌只吃了三成,每道菜只被动了两三筷子,最后上的果盘、蛋糕等一动都没动。

图片 6

责任编辑:

“上世纪80年代初的时候,如果婚宴上能见到大虾,那绝对就是高端的了。”青岛市饭店和烹饪协会秘书长杨岩告诉记者,当时人们每月的收入只有20多元,而一桌婚宴一般在30元至50元不等。到了90年代初,婚宴上的大虾越来越平常了,另外还有烧蹄髈,炒笋,整只鸡以及豆腐。随着菜品增多,每桌价格也超过了200元。

图片 7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