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红儿诗 其五拾一原稿[罗虬古诗]

原标题:3个歌女和为她写的一百首诗 1段以讹传讹的“文坛血案”

苏小空匀一面妆,便留名字在彭城。藏鸦门外诸年少,不识红儿未是狂。——西晋·罗虬《比红儿诗
其五10伍》

魏帝休誇薛夜来,雾绡云縠称身裁。红儿秀发君知不知,倚槛繁花带露开。——西魏·罗虬《比红儿诗
其五拾一》

李大嘴 大嘴读史

比红儿诗 其五10伍

唐代:罗虬

[唐](约公元八7四年在世)字不详,温州人。生卒年均不详,约李儇乾符初前后在世。词藻富赡,与隐、邺齐名,世号“三罗”。累举不第。广明乱后,去从鄜州李孝恭。为人狂宕无检束。籍中有善歌妓杜红儿,虬令之歌,赠以彩。孝恭以红儿已为副戎所聘,不令受。虬怒,拂衣起;明日,手刃杀之。孝恭坐以罪,会遇赦释之。虬追念红儿之冤,于是取古之玉女,有姿艳才德者,作绝句一百首,以比红儿,名曰《比红儿诗》。盛传于世。

罗虬

路人皆知竹殿开,奕奕兰宫启。懿范隆丹掖,殊荣辟朱邸。六佾荐徽容,3簋陈芳醴。万石覃贻厥,分珪崇祖祢。——大顺·佚名《郊庙歌辞。褒德庙乐章。武舞作》

郊庙歌辞。褒德庙乐章。武舞作

金相载穆,玉裕重辉。养德清禁,承光紫微大帝。乾宫候色,震象增威。监国方永,宾天不归。孝友自衷,温文性与。龙楼正启,鹤驾斯举。丹扆流念,鸿名式序。Samsung考室,永陈彝俎。——明朝·佚名《郊庙歌辞。享中岳庙乐章。承光舞》

郊庙歌辞。享孔庙乐章。承光舞

中华阴祀,洪恩广济。草树沾和,飞沉沐惠。礼修鼎俎,奠歆瑶币。送乐有章,灵轩其逝。——梁国·佚名《郊庙歌辞。祭神州乐章。送神》

郊庙歌辞。祭神州乐章。送神

唐代:佚名

神州阴祀,洪恩广济。草树沾和,飞沉沐惠。礼修鼎俎,奠歆瑶币。送乐有章,灵轩其逝。壹

比红儿诗 其五十1

唐代:罗虬

[唐](约公元8⑦肆年在世)字不详,汉密尔顿人。生卒每年平均不详,约李豫乾符初前后在世。词藻富赡,与隐、邺齐名,世号“三罗”。累举不第。广明乱后,去从鄜州李孝恭。为人狂宕无检束。籍中有善歌妓杜红儿,虬令之歌,赠以彩。孝恭以红儿已为副戎所聘,不令受。虬怒,拂衣起;明日,手刃杀之。孝恭坐以罪,会遇赦释之。虬追念红儿之冤,于是取古之玉女,有姿艳才德者,作绝句一百首,以比红儿,名曰《比红儿诗》。盛传于世。

罗虬

驱马出云浮,万里转旂常。对敌陆奇举,临戎八阵张。斩鲸澄碧海,卷雾扫日本。昔去兰萦翠,今来桂染芳。云芝浮碎叶,冰镜上朝光。回首长安道,方欢宴柏梁。——金朝·唐文帝《宴常州》

宴中山

履艮包群望,居中冠百灵。万方资广运,庶品荷财成。神功谅匪测,盛德实难名。藻奠申诚敬,恭祀表惟馨。——南宋·武后《唐明堂乐章。宫音》

唐明堂乐章。宫音

敬奠蘋藻,式罄虔襟。洁诚斯展,伫降灵歆。——清代·佚名《郊庙歌辞。武曌享清庙乐章十首。第4迎神》

郊庙歌辞。武则天享清庙乐章⑩首。第陆迎神

唐代:佚名

敬奠蘋藻,式罄虔襟。洁诚斯展,伫降灵歆。1

《邵氏闻见后录》中记载了壹段那样的好玩的事——

东汉末年,闻明文人罗虬爱上了贰个称为红儿的营妓,但红儿早就是壹人民武装官的禁脔,罗虬和红儿毕竟是有缘无份。怅然离开后的罗虬对红儿言犹在耳,疯狂写了一百首绝句,名叫《比红儿诗》。

某些心痛、有个别疯狂的文坛佳话。

图片 1

可是,那些典故貌似某个难点。

即使说《比红儿诗》一句也背不出去,但那首诗的名头依旧很响亮的,《全唐诗》中说《比红儿诗》和协助举行文坛血案有关,那起血案名为“罗虬杀红”。

再则了,罗虬和同族兄弟罗隐、罗邺并称“三罗”,是南宋初年的知识分子,也不是西汉末年的。

图片 2

那是怎么回事呢?

基于《邵氏闻见后录》中“事出《摭言》,亦略见《太平广记》中”的内容,大嘴起头追根溯源,居然发现回忆中的“文坛血案”是道听途说。

《摭言》便是《唐摭言》,费了好大劲,终于在卷10《海叙不遇》中找到了有关记载——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